销售热线

022-23977318
专业资料 PROFESSIONAL INFORMATION

强脉冲光治疗睑板腺功能障碍所导致的顽固性干眼症

2022-06-02 干眼治疗

美迪信学术部


Intense pulse light therapy treatment for refractory dry eye disease due to meibomian gland dysfunction

Serap Yurttaser Ocak . Sezen Karakus. Osman Bulut Ocak, et.  Int Ophthalmol. 2020. 01(08)

1654132216828276.png


目的:探讨强脉冲光(IPL)治疗睑板腺功能障碍(MGD)和干眼的疗效。

方法:采用回顾性研究IPL治疗MGD的患者随访记录。通过眼表疾病指数(OSDI)评分、使用人工泪液的频率、泪膜破裂时间(NIBUT)、睑板腺萎缩评分、角膜染色评分和Schirmer试验等方法进行干眼评估,从患者第一次入院治疗作为起始阶段、随访1个月、3个月和12个月时的患者的数据进行分析,根据其基线睑板腺脱落评分的严重程度分为轻度、中度和重度萎缩。

结果:来自43例病例(轻度萎缩22例,中度萎缩17例,重度萎缩4例)的结果显示,除Schirmer试验外,轻度和中度萎缩患者在治疗后的所有干眼症参数都有显著改善,这种效果持续到12个月的随访时间(p<0.001)。在任何随访时间点,严重睑板腺萎缩患者的任何参数均无明显改善(p>0.05)。在轻度和中度萎缩组中,OSDI评分和NIBUT在1个月时就开始改善(p<0.01),而角膜染色和睑板腺脱落评分最早在3个月时开始有所改善(p<0.01)。除4例患者出现暂时性皮肤红肿以外,未观察到任何不良反应。

结论:IPL对MGD患者是一种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法。此研究表明,强脉冲光IPL能够改善MGD的早期症状和体征,并且对睑板腺萎缩的患者的长期治疗起到有益的效果。


正文解读


睑板腺功能障碍(MGD)是一种常见的疾病,在西方国家患病率为5-20%,在亚洲人群中患病率高达45-70%。MGD是一种慢性弥漫性睑板腺异常,通常以末梢导管阻塞和腺体分泌改变为特征。这些特征会直接导致泪膜改变、刺激症状、炎症反应和眼表疾病。如果不及早治疗会导致不可避免的永久性腺体损伤。


本篇文章中,作者研究了IPL治疗对MGD患者睑板腺结构以及干眼症状的影响。


在2017年4月至6月期间,43名初步诊断为MGD的患者同意接受LLLT-IPL治疗。患者的平均年龄为56±12.2岁,女性患者比例较高(86%),女性与男性的比例为6:1。轻度萎缩组22例,中度萎缩组17例,重度萎缩组4例。


在年龄或性别方面,两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在干眼测量方面,轻度萎缩组和中度萎缩组之间没有显著性差异(p>0.05),而重度萎缩组的所有干眼测量值都明显较差。治疗结果如下:


1654132426592753.png

表1 根据随访时间评估睑板腺萎缩的干眼症指标的变化


在轻度和中度患者研究组中以评估治疗对使用OSDI问卷测量的患者报告症状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轻度和中度萎缩组的OSDI评分有显著改善(p<0.001,两者均适用)(如表1所示)。


轻度和中度萎缩组的对比较表明,症状严重程度最早在1个月时就开始有明显改善,可以持续到3个月的随诊。尽管3个月随访后没有进一步改善(p>0.05),但轻度和中度萎缩组的OSDI评分在12个月随访前保持稳定(分别为p=0.37和0.42)(如下图A所示)。


1654132461713351.png


随着时间的推移,轻度至中度睑板腺萎缩的患者每天使用人工泪液的频率显著降低(p<0.001)。在3个月的随访访问之前,轻度和中度萎缩组的发病率没有显著下降(两者均为p<0.001),并且在这个时间点之后没有发现进一步的变化(如上图B所示)。


随着时间的推移,轻度至中度睑板腺萎缩患者的NIBUT和角膜染色评分均显著改善(两者均p<0.001)(表1)。NIBUT的随访表明,除3个月和12个月平均值之间的差异外,轻度和中度萎缩组的每组间的差异都是显著的。这说明,治疗效果从1个月开始(p=0.001和0.006)持续改善到3个月(两组分别为1个月和3个月,p<0.001),并且持续到12个月的随访(3个月和12个月,p>0.99,两组的疗效保持稳定)。(如下图A所示)


0f27bcb67ce4da6f07f435d11462d3a2.png


不同时间点角膜染色评分的组间比较显示,轻度萎缩组在3个月随访时观察得到显著改善(p<0.001),但在随访前和12月的时候都没有明显改善(p=0.34和0.09)(如上图B)。在中度萎缩组,治疗效果从1个月开始观察(p=0.01),持续增加直到3个月的随访(p<0.001),并在12个月随访期间保持稳定(p=0.98)(如上图B所示)。


关于Schirmer试验的检测任何研究组在任何时间点均未发现任何改善(p>0.05)(如表1、下图C所示)。


1654132519857102.png


随着时间的推移,轻度至中度睑板腺萎缩患者的睑板腺评分显著改善(p=0.001和<0.001)(表1)。两组的随访比较显示,在3个月观察时得到显著改善(p=0.001和<0.001),但之前检测并没有差异(两组p>0.05),12个月的随访之前治疗效果保持稳定(两组p>0.05)(如上图D所示)


在43例患者随访的12个月中,29例(67%)的睑板腺萎缩评分至少下降1分。其余14名患者(33%)在治疗后的评分没有变化(但没有恶化)。按研究分组时,轻度萎缩组15例(51%),中度萎缩组12例(41%),重度萎缩组2例(50%)的睑板腺萎缩评分均有改善。


在这项研究中,我们探讨了在MGD患者利用IPL方法是一种安全有效的治疗选择。IPL治疗的机制尚不清楚。在其他文献指出IPL的可能机制包括:


a.异常血管化形成、减少眼睑和睑板腺的炎症介质;


b.加热和液化睑板腺分泌物;


c.减少上皮细胞的代谢;


d.光调节作用;


e.激活成纤维细胞;


f.调节促炎和抗炎因子的分泌;


Karaca等人假设IPL可能的治疗机制是神经系统的。他们认为下眼睑和颞部的闪光能刺激副交感神经的两个分支,这种刺激会使睑板腺恢复正常活动。


此项研究的另一个重要结果是IPL这种治疗的效果能够持续很久。随访中发现,体征和临床症状的改善能持续到1年,并且无一例患者病情恶化。在我们的研究中表明,这种新疗法的长期效果可能是由于睑板腺的永久性细胞变化而产生的。这一假设可以得到以下事实的支持:睑板腺结构的改善变化会持续到1年,睑板腺萎缩的评分也会持续下降。


美迪信eyesis强脉冲光干眼治疗仪